衡山路女,衡山路女图片,衡山路女视频,衡山路女下载

四色修罗之三《傲主攫冰焰》


四色修罗之三《傲主攫冰焰》

四色修罗之三《傲主攫冰焰》

辛琪《傲主攫冰焰》

扫描: cmq09

校对: sunward

四色修罗3

桃子熊红樱桃111

禾马出版2005-10-21

isbn: 986-160-314-X

男主角: 东方从彦

女主角: 蓝月

配角:  夏绍禹, 林俞君, 林玉纯, 周任威

情节:  假借失忆, 逃避责任, 贪求宠爱

地点:  飞琛堡

背景:  古代

情欲指数: 2

欣赏指数: 4

文案

啧,名满天下的蓝修罗竟是「双面人」。

本来他只是觉得和这么厉害的角色谈生意,

多多少少可以为穷极无聊的生活添加点乐趣,

没想到一场与盗匪的激斗却让他发觉天大秘密--

真搞不懂,这女子明明长得一副天仙模样,

为啥要装上又老又恐怖的「鬼脸」出来吓人?

更怪异的是,她还与为他家护镖的赤霞门有过节。

关于她的一切彷佛是个唯解的谜题,

不过呢,他生平最喜欢的就是向「不可能」挑战,

既然连老天都帮帮忙让她因受伤而失忆,

若不乘机将这珍贵无比的「宝贝」收为囊中物,

再好好的「切磋琢磨」一番!

他可就大大辜负了「宝石行家」的美称......

  楔子

  广阔北地极富盛名的商业巨擘--烜日堡堡主上官熙--手下有四名跟随在身边十几年、一起长大的贴身护卫,他们个个能力卓绝,除了在商场上成为上官熙的得力副手外,四人的行事作风更在商界及江湖中博得「四色修罗」这么个令人胆寒的名号。

  「四色修罗」各自身怀绝技,多年来忠心耿耿为烜日堡开疆辟土,扩展商业版图,他们个个能力卓绝,独当一面,是烜日堡几代以来最强的四大支柱,说他们在堡中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实在一点也不夸张,因为这可是众人皆认同的事实。

  对于这四个处事精明、各有专擅的厉害人物,等闲人难以动摇他们坚定的心,直到他们各自碰上今生命定的伴侣,一向冷静的心终于也掀起了波涛......

  第一章

  烜日堡初夏--

  半年一度在烜日堡举行的商务会议,在几个重要的主事者陆续进入议事厅之后开始。

  「我说蓝『伯母』啊。

你在面对外界时要如何装丑我们不管,可好歹在堡内时你也放我们一马,别老是以这副尊容来荼毒大伙的眼睛。

这里是烜日堡,大家又不是没见过你的真面目,就劳烦你别再扮『鬼』吓人了,好吗?」

  才刚偕妻子坐下的白韶,不敢恭维地看著蓝明那张丑如嫫母的脸孔,忍不住在公事未开始前先唠叨起来。

  外界从没有人知道「蓝修罗」的真面目,只认定她是个面容丑陋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女子,根本不知道那全是蓝明蓄意弄出来吓人的假象。

  「又不是头一回看到我这种模样,习惯了就好。

」蓝明语气温和地回应,布满赘疣的脸上有著一双照熠发亮、与面貌毫不协调的眼眸。

  白韶不以为然,半揶揄再道:「看了十几年,我们这些同伴确实是习惯了,可我却不想让我身边的新婚妻子给吓到了。

  「才不会。

」方咏蓁朝丈夫投去嗔怪的一眼,淡声插话,「出门在外,美人易招嫉妒,也容易引人觊觎,改装易容有其必要性。

衡山路女,  她可没忘自己一年前当蓝明由恶人手上救了她的时候,便是这副「丑」女扮相,既然那时都没吓到素未谋面的她了,现下又怎么可能让她感到害怕呢?

  白韶失笑,没想到妻子会将他的玩笑话当真,他温柔的睇向她,笑道:「蓁儿,你真以为蓝明是怕人觊觎她的美貌才易容改装吗?告诉你,她根本是兴致所在,走火入魔地想看看自己能扮『丑』到什么程度。

  方咏蓁会出现在议事厅中,是因为白韶早已窥见她在商业上的才华,两人成婚后,他即内举不避亲地向堡主上宫熙推荐,让方咏蓁跟在他身边帮忙,而她果真没有让人失望。

  虽然「四色修罗」中的黑峥出嫁之后,改为只负责烜日堡在江南的商务,让其他三人的负担加重,但是如今多了他的妻子--方咏蓁这名生力军,也算不无小补。

  蓝明听著白韶故意以众人皆听得见的嗓音对妻子嘟囔,灵澈的眼底终于冒出笑意,「白护卫,请问你到底是来讨论公事,还是来讨论我的长相?我可以告诉你,其实我比较希望你根本别看我,将日光完全集中在咏蓁身上。

  一旁的黄珏蓦地大笑出来。

衡山路女,衡山路女图片,衡山路女视频,衡山路女下载

  「白韶,你是白费力气了。

我对蓝明始终不肯摘下面具的情形早就不想改变了,天下美女何其多,我们也不是非要欣赏她那张绝世脸孔不可,所以你还是乖乖欣赏自家拥有的名花就好,至于我呢?则是尽可能去找几张拼得过蓝明面貌的美人脸庞来自娱吧。

  白韶一听,满眼赞同地轻笑,「也是,依蓝明的『习性』,我们还是早早放弃说服她恢复原来面貌的尝试吧。

  坐在主位的上官熙眼底亦泛出莞尔,随即又脸色一正,摆出堡主的威严,「得了,今日大家是来商议公事,而不是长相批斗大会,还请各位适可而止吧。

  白韶一耸肩,「堡主,烜日堡旗下各行生意皆获利丰硕,就算有事也没有不能解决的,这行之有年,每半年一回的『检讨』其实已形同虚设,不太需要了。

  自北堡南庄连手以来,炬口堡与凰月山庄的生意版图更加扩大,规模与势力已然雄霸商界,少有人及,若大伙平日盯著点,生意上要出大问题也很难。

  「其实今日会议的主要日的并不是检讨前半年的生意进度,而是要商议由蓝明提出的与『飞琛堡』合作一事。

  「飞琛堡?」白韶眉梢一挑。

  「那个位于西北边陲上最神秘莫测的飞琛堡?」黄珏接口。

  上官熙点点头,「正是。

飞琛堡所在位置地势奇特,拥有许多天然资源,尤其这些年来开探出的黑曜石与金刚钻,成色之美甚至已超越那些由波斯商人带进中土的宝石。

如果烜日堡能与之合作,不仅珠宝业可以获得充足资源,保持品质稳定,日后西行商队的安全性也提高不少,毕竟飞琛堡在西北边陲威名远播,许多不肖盗匪都不敢轻易招惹。

  「可是飞琛堡行事作风神秘莫测,向来不轻易与人来往,烜日堡要如何取得与他们合作的机会?」黄珏有些不解地提出疑问。

  蓝明淡声开口,「飞琛堡统管对外商务的人名叫夏绍禹,他和我曾在几次交易中谈过,飞琛堡打算扩展原本只与特定对象少量交易的宝石市场,所以我便向他提议与烜日堡合作,让烜日堡旗下众多店铺代为销售飞琛堡出产的精良宝石,双方也可合作规画运送路线及防御方式,以确保货品的安全。

  「夏绍禹对你的提议有何反应?」黄珏再问,心中有些奇怪对方怎么肯将自家的计划告诉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夏绍禹对我的提议很感兴趣,可是必须先得到飞琛堡堡主的同意。

日前他捎来书信,说是已得到堡主应允,邀我上飞琛堡一叙,商议合作细节。

」蓝明说明对方来信的内容。

  「这么顺利?」白韶插话,挑高的眉带著疑问,「说真的,蓝明,我不是质疑你的能力,但那夏绍禹该不会是见到你的真面目,被你的美貌所惑,才大力促成这件合作案吧?」

  「你忘了我从不在外人面前显露本来面貌?」蓝明淡淡瞥去一眼,语调温和不变,「当然不是如你所猜测的情形。

夏绍禹个性精明,狡猾如狐,很难被美色所惑,情况正好相反,就是因为我容貌丑陋苍老,才会让他卸下心防,并且信任我的能力。

  「既然个性狡猾,怎会看不出你是易容改装?」白韶有些好笑。

  黄珏调侃出声,「这你就说错了。

若非看了蓝明十几年,你能看出她现下这副模样是易容改装的结果吗?」

  白韶勾起笑容,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幸好你提醒了我。

可不是吗?

  别说看不出真假,她现下这副尊容根本让人连看的兴趣也没有。

  「没错。

」蓝明笑著接口,将白韶的嘲弄当成称赞,眼神透出满意。

  见手下斗嘴完毕,上官熙噙笑出声,「既然大家已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于和飞琛堡合作的计划,还有没有其他想法?」他看了看静默的从人,再道:「如果没有,这件事就交由蓝明全权负责。

  「我陪蓝明去飞琛堡。

」黄珏自告奋勇。

衡山路女,

  「不必了。

」淡淡瞥去一眼,蓝明出声否决,「飞琛堡并非龙潭虎穴,我一个人前往即可,更何况你们每个人皆有自己该负责的事务,没必要浪费人力陪我同行。

  「但我们对飞琛堡的了解毕竟太少。

」白韶有些不赞同地说道。

  「飞琛堡如何神秘与我无关,我只是代表烜日堡前去谈生意,又不干涉他们堡内之事,怎会有危险?」蓝明说出她的看法,「况且,若不是多了咏蓁这个帮手来承担部分商务,恐怕我还分不开身前往飞琛堡洽谈合作之事,确保西行商队的安全问题恐怕也会再拖上一阵子,而那是我们都不愿意见到的情形。

  众人沉默,的确无法否定蓝明所说的话。

  「那就由堡内挑选几名身手较好的人当随从,陪你一同前去飞琛堡。

」上官熙迅速作出决定,「其他人维持原样,若有需要再前往支援。

  「是,堡主。

  *****

  半个月后西平郡北方--

  位于西北边陲,巍峨壮丽,以巨大石块依山势筑建而成的飞琛堡前,蓝明与随从一行五人,五匹快马疾驰而至。

正当其时,早已接到消息的夏绍禹站在大大敞开的堡门前迎接。

衡山路女,衡山路女图片,衡山路女视频,衡山路女下载

  「蓝护卫远道而来,请先至客房梳洗休息一下,稍晚我们堡主会在『怡院』设宴亲自接待,为蓝护卫洗尘。

」夏绍禹领著蓝明一行人前往客房,一边说著。

  原本在观察四周环境的蓝明闻言,微讶地看向领前一步的夏绍禹,「东方堡主愿意与我见面?」

  从不亲自出面接洽生意的飞琛堡堡主竟然破例要与她见面,还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不过,主事者肯出面更好,谈起条件来说不定更加方便。

  「是的,这次堡主打算亲自与蓝护卫商议两堡合作事宜。

」夏绍禹微微侧头对蓝明微笑。

「说真的,堡主提起时,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呢。

  「这样啊......」蓝明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下,「恕蓝明冒昧,敢问夏总管,贵堡主为何一直不肯出面与人谈生意了』

  夏绍禹露齿一笑,「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原因说起来也很简单,堡上一直不露面只不过是嫌麻烦罢了。

  蓝明愕然瞠日「嫌麻烦?」这算什么理由?

  「对,堡主就是嫌麻烦。

」夏绍禹耸了下肩,「堡主一向不喜欢和不认识的人多说一句话,但是谈生意却需要与人讨价还价,所以就让堡主更没有意愿出面了,只好由我一肩承下飞琛堡对外洽谈生意的任务。

  蓝明听完夏绍禹的解释,心中暗暗觉得好笑。

  看来外界的人全误解了。

原来让人感觉神秘莫测的飞琛堡堡主之所以不露面,纯粹只是一个「懒」字作祟罢了。

  「我只能说,你们堡主还真是幸运,有你这名大将在身边运筹帷幄,替他分忧解劳。

」而他自己则是连一根指头也不必动就有人奉上成果给他,这种主事者还真是轻松得很。

  「就如同上官堡主有『四色修罗』为他分忧解劳一样幸运啰。

」夏绍禹语带深意,眸光闪动。

  蓝明看他一眼,捕捉到他话语中一丝异样,尚不及深思,一行人已来到独立宽敞的院落。

  「这『留园』是为蓝护卫及几位同行兄弟准备的住处,请各位先休息一下,稍晚绍禹再来请蓝护卫到『怡院』与堡主一同用晚膳。

  夏绍禹召来待命的仆人,吩咐他们仔细伺候贵客后便离开。

  蓝明看著夏绍禹离开的身影,慢慢觉得他所说的有关飞琛堡堡主的事,虽是实话却也不尽翔实。

目前她还抓不出蹊跷之处,但她不急,反正主事者已打算露面,她总会摸清楚的。

  勾起微笑,蓝明朝四名随从做个手势后,便跟著服侍的仆人走向不远处的小楼。

衡山路女,

  *****

  是夜,怡院灯火通明。

  东方从彦一脸悠闲地坐在圆桌旁,等待得力助手夏绍禹带领蓝明前来。

  其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见这个女人。

若真要追究原因,也只能说是夏绍禹在描述这位能力卓绝的女人时,所用的某些字词引起他的好奇心。

  据夏绍禹所言,这位蓝明为烜日堡堡主上官熙的手下爱将之一,亦是名闻遐迩的「四色修罗」中的「蓝修罗」,她是女性,长得其貌不扬,偏偏做起生意的能力一点也不输给男人。

  一个女人在商场上与男人争锋,本就需要具备比常人更强大的耐力与毅力才可能成功。

所以即使夏绍禹的描述言词没有触发他的好奇心,他也不会介意认识这类非比寻常、能力特殊的人。

  最起码可以打发一些无聊时光......东方从彦撇了撇嘴角,慵懒微笑。

  「堡主,蓝护卫请来了。

  夏绍禹的嗓音由大厅门口传来,让东方从彦迅速收敛思绪,由椅上站起,日光射向门前。

  望著从容走进大厅的娇小身影,他的目光在接触她逐渐清晰的脸庞时,漾出一丝惊讶。

  她一点也不似北方女子那般高大或健壮,也果然如同夏绍禹所言,长相毫无可取之处,甚至还让人在看了她的脸之后,产生一种再也不想将日光放在她身上的直觉反应。

  这实在有点怪。

他并非没有看过容貌丑陋的人,这种莫名其妙的反应对于从来不以貌取人的他来说,实屈怪异之至。

  就在东方从彦努力不将视线由蓝明脸上移开的同时,迎视他目光的蓝明眼底亦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讶异。

  自她以这副面貌行走江湖开始,从没有一个人敢这么长久地注视她布满赘疣的脸庞,这个男人很特别,绝非易与之辈。

衡山路女,衡山路女图片,衡山路女视频,衡山路女下载

  她在离东方从彦三步远时驻足,眸中毫不遮掩地露出审视光芒。

  他很高大,比一般北地男子更高,肩宽胸厚,身材挺拔,虽然神色慵懒,却隐隐透出主事者该有的权威冷峻,全身上下充满不搭轧的矛盾气质,既孤傲冷冽又邪魅舒懒,十足奇特。

  至于他的长相......俊俏中又显刚毅,五官轮廓分明,眼神深邃神秘,眸心泛著邪魅异采,引人遐思。

  注视他愈久,蓝明就愈能感受到他不凡的魅力,而东方从彦一迳的注目也让她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

  她突然很庆幸脸上的面具可以遮掩双颊发热的异样,多年来培养出的冷静自制,也让她的目光不至于流露出胆怯慌乱......

  东方从彦没有作声,身形不动地任由蓝明审视著他,同时,他也毫不客气地仔细打量她全身上下。

  撇开她脸颊上那一大片难以人眼的赘疣不提,这个蓝明奇怪的有著一双与面容完全不搭调、黑白分明的美丽眼眸,此刻专注审视他的灵动眼神尤其吸引人......

  仔细观察,她的眼神和她外表显示的年纪不太符合,但这也有可能是他想太多了,他无法肯定。

  反正不知怎地,他可以感觉出她有些不对劲,可真要他明白指出,他又说不清到底哪一点令他觉得奇怪。

  东方从彦嘴角微勾,自我介绍道:「在下东方从彦,蓝护卫肯拨冗出席,实是敝人的荣幸,请坐。

  眸光微动,蓝明微微颔首后大方落坐,温和的嗓音徐徐回应道:「东方堡主言重了。

蓝明此次前来打扰,原本以为只会与夏总管商议,难得堡主肯破例与蓝明见上一面,还打算亲自和蓝明议定合作之事,蓝明谨代表烜日堡多谢东方堡主的慎重以对。

  东方从彦剑眉微挑,先摆手要夏绍禹在桌边坐下,并示意一旁的仆人开始上菜后才开口。

  「听蓝护卫所言,似乎不是很乐意见到我,那么我是不是该继续保持『神秘』,让绍禹出面与你商谈呢?」

  蓝明心中一凛,听不出对方说这些话是出自於戏谑或怒意,不由得以更加温和且小心翼翼的语气回应。

  「东方堡主误会了,蓝明的意思是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毕竟一向不接见陌生人的东方堡主为烜日堡破例,纡尊降贵与蓝明商议合作之事,这可是蓝明的荣幸。

  东方从彦看了她一会儿,嘴边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轻声道:「希望你这些话是由衷而出。

衡山路女,

  「当然。

」听出他特意显露的揶揄语调,蓝明心中猛地冒起无明火,随即又被她用力压了下去。

「考量到飞琛堡的主事者是东方堡主,任何事不经过东方堡主的允许,恐怕也无法实行,所以如果能直接与东方堡主商谈合作细节岂不是省了等待的工夫?」

  她以温和的语气将话点明,不耐烦再与对方「客套」下去,因为那实在太不符合她一向谈生意的态度。

  眸底精光一闪,东方从彦倒没想到,不过短短数语交谈,蓝明便忍受不了两人之间的虚伪客套。

看来绍禹说的没错,蓝修罗果真不喜欢拐弯抹角。

  「蓝护卫快人快语,说的话也很正确,可唯一不了解的是,很多事绍禹并不需要得到我的允许便可全权决定,就如同烜日堡上官堡主信任他手下四名大将一般,绍禹与其说是我的大总管,不如说是兄弟、伙伴来得正确。

  「蓝明无意质疑夏总管的权限,只是两堡共同合作建立通路并非小事,本该慎重以对。

」她淡声提醒,不愿在东方从彦面剪不弱,可又不希望得罪他而让合作之事生变。

  「当然。

」东方从彦点头附和,反问:「难道上官堡主没有将这次商议合作的决策权完全交付予你?」

  蓝明一愣,点点头。

「有。

」她总觉得东方从彦对她说的话有点找碴的意味,可是......为什么?

  「那就是了。

所以不管你是与绍禹或我商议合作之事,都不会有『等待』的困扰,也绝不会耽误你回烜日堡覆命的时间。

」东方从彦颇具深意地说。

  蓝明眨了眨眼,有片刻无法言语,「篮明明白了。

多谢东方堡主提醒。

  见蓝明的表情没有太大波动,东方从彦突然泛起一个狡狯的笑容,「不瞒你说,这次我打算亲自和你商谈的最主要原因,其实是因为我对你这个人感到很好奇。

  「对我好奇?」突然听到意料之外的话,蓝明眼中不觉露出疑惑。

  东方从彦睇著她的眼,愈看心中愈疑惑。

  他可以确定她脸上的赘疣非假,可她的那双眼就是无法 不让人起疑,若不是他一直密切观察著她,恐怕也不会发现。

  「不知蓝护卫介不介意解开我心中的一个疑问?」他突然语气慎重的开口。

  「东方堡主请说,蓝明不见得帮得上忙。

」捕捉到他眼底瞬间闪过的奇特光芒,蓝明心中不觉升起警戒。

  她为烜日堡效力多年,看过形形色色的人多如牛毛,只要与初相识之人多谈几句,对对方个性多少也可以摸清几分,可 眼前的东方从彦就是不一样,他个性奇特,情绪多变到让人摸不清,与他交谈已好一会儿,她犹是没弄清他真正的情绪为何。

衡山路女,衡山路女图片,衡山路女视频,衡山路女下载

  「听说烜日堡的四大护卫是上官熙年幼时就亲自挑选的同伴及左右手人选,是吧?」东方从彦徐徐开口蓝明点点头,心中有些不解。

这些众所皆知的事,似乎不需要再问她一次。

  「既然如此,可否请蓝护卫坦白告知,为我解惑。

众所皆知,『四色修罗』除了蓝护卫外,其他三人皆不过二十来岁年纪,那为什么同时成为烜日堡堡主贴身护卫的蓝护卫却是与其他三人有著不同年纪的外表?这是否代表著蓝护卫此刻的相貌有可能只是一种假象,那对于两堡即将成为合作伙伴的计划而言,未免有些不够坦白和诚意。

」东方从彦语音淡淡,唇角有一抹玩味弧度。

  闻言,蓝明身子一僵,清灵的双眼进出锐光,直射向东方从彦漾著狡狯的眼眸,一股恼怒瞬间涌上心田。

  明知不轻易动想是面对谈生意对象时该谨守的原则,可东方从彦自她踏进此处便不间断的挑衅言词,摆明了是故意找碴,令她实在很难保持冷静。

另一方面,这个男人不过寥寥数语便对她造成如此强烈的影响,也让她暗自心惊。

  蓝明冷著脸开口.语调不复先前温和,「倘若今晚这顿饭只是为了讨论我个人的年纪及长相,那么东方堡主也未免太过慎重了。

如果东方堡主无意与烜日堡合作,大可坦言,不必找寻其他借口来暗示,烜日堡做生意的原则是从不勉强行事。

」她缓缓由椅上起身,「对不起,东方堡主,现下蓝明已失去食欲,就容我先告退,有什么决定请派人来通知蓝明一声,谢谢了。

  话一说完,也不等对方回应,她转身离开,没再回头。

  第二章

衡山路女,  主客拂袖而去,一场洗尘宴尚未正式开始便宣告夭折,东方从彦却毫不在意的露出奇特邪魅笑容。

 

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